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诱惑弟弟的经历
诱惑弟弟的经历
诱惑弟弟的经历
冬天到了,我还傻乎乎的不穿衣服,终于,我中招了。先是感冒,然后去诊所打针吃药。不料,几天后居然病情恶化住院了。在国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来照顾我。而他们则持续未完成的欧洲十国游。我的弟弟,叫叶炎。并不是我的亲弟弟。他比我小三岁,在我六岁那年被我父母领养回来。当然,这不代表我们对他怎样。我的父母对他比对我还要好!虽然他们对我非常好。不过与弟弟一比又比不上了。其实我的父母,甚至盼望我嫁给弟弟,因为弟弟是知道他的出身的而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,从小一起洗澡、一起睡觉。直到我20岁参加工作。

  今年我已经23了。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创造居然是弟弟来了。但是衰弱的我没措施起来。只能病恹恹的对他笑。弟弟很英俊,或许是吃了我们的口水,虽然没有血源关係,但是他和我都跟老妈一样长了一张瓜子脸。并且天生白虎。他长得和爸爸很类似,虽然大家知道他是领养的,但还是不住的夸他们长的一样。:

  姐,你确定又是不穿衣服!不然怎幺会病成这样!弟弟赌气的训斥我。没错,弟弟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是个裸露狂的人。我和他无话不说。我的第一次性经历也跟他说了。

  他第一次射精也是靠我的手完成。

  这时候,我突然感到尿急。于是便爬起来。弟弟急忙搀扶我,问我怎幺了,我说:「姐姐我尿急,要上厕所」掀开被子我就打算下床,弟弟急忙拿出一件大衣给我披着。当我下床了他才创造我居然只有上身穿了一件长T恤。下身光秃秃的不着片缕。弟弟又赌气又害羞。我急忙解释:「这不是住院幺,反正是单人病房。我自己一个人上厕所也方便阿!老姐可不是随便的人!」弟弟也无语了。帮我拿着药瓶子举的老高和我进厕所。我这才想起来要拿支架。但尿急来不及了。蹲下就稀裏哗啦的撒出来了。弟弟看的脸红,不想看又老是忍不住看过来。我笑瞇瞇的拿纸。然后放下马桶盖。并且一屁股坐上去。我打算好好调戏调戏弟弟了。

  我说:「弟弟阿,你等等姐姐阿。姐姐教教你女性的生理结构吧!」弟弟急忙说不用,想跑但是手里拿着静脉注射的药瓶。我就坐在马桶上岔开双腿,用纸擦拭阴部。纸巾粗糙的感到让我顿生愿望。阴蒂摆脱了包皮的围绕,凸显了出来。弟弟脸都憋红了。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我的阴部。但以前都是「无意间」看见的。看的并不明确。而这次我是岔开了腿让他看。而且,我已经感到自己一个人裸露一点也不好玩了。真盼望有一个人可以在我裸露时为我保驾护航,顺便拍照留念。

  寒意再次袭来。厕所里没有病房里的温暖。我促擦乾净就要回病房了。弟弟脸上闪过一丝遗憾。

  我邪邪一笑。上了床就躺下休息了。弟弟促匆促忙的从学校赶来。夜很累了。

  便在旁边的小床上休息了。

  过了一会,药终于打完了。我按下护士铃叫护士来拔了针,也抵挡不了睡意去跳脱衣舞给周公看了。

  第二天,早上。

  我醒来时弟弟已经不见了。今天气象格外好。太阳照进来暖洋洋的。我上了厕所就这样披着大衣,下身赤裸裸的坐在阳台上。幸好这里是最高的楼层。否则j就被人看光了!

  不一会儿,弟弟就回来了。我看见他回来就起身迎接。弟弟叫我穿条裤子。